基礎建材   玻璃   管材   管件   新型建材   節能環保   木業   防水   石材   園藝   電工電氣   鋼材   閥門   電梯   鋼結構   鐵藝   更多
 
當前位置: 建材網 » 新聞資訊 » 市場觀察 » 正文

兩千企業三千品牌 智能門鎖亂局難破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10-22  瀏覽次數:78
核心提示:通常我們不會去關心自己家的鎖是什么牌子,即便是每天都在使用。
   通常我們不會去關心自己家的鎖是什么牌子,即便是每天都在使用。

  

094609ps5d8975618da713.4685376728008

 

  近年來智能門鎖賽道的火熱,讓這個古老的產業發生了質的變化。智能鎖廠商們通過新技術加持不斷改進開鎖體驗,正在重新塑造消費者對門鎖產品的認知。

  各路玩家蜂擁而上,業內粗略的說法是全國已有超過2000家企業入局,行業魚龍混雜,產品水平也是參差不齊,千鎖大戰名副其實。

  融資、對壘、洗牌、整合,每個新興市場的成熟,都遵循著相同的發展規律。國內主流的智能鎖玩家發展到今天至少走過了5個年頭,但拿2019年的發展態勢對比規律來看,智能鎖行業的發展進程,可能要比想象的更加漫長。

  聚齊各方勢力

  根據全國制鎖行業信息中心的統計數據,2015年全國智能鎖企業約有600家左右,到2019年已經激增到至少2200家,智能鎖品牌超過3500個,這些企業主要集中在中山、金華、佛山、溫州等五金鎖具產品傳統的集群地,爭先恐后的入局者頗多。

  雖然智能門鎖企業和品牌數量不斷提升,但根據《2019中國智能門鎖半年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全國智能鎖全行業產銷量為760萬套,較去年同期800萬套下滑了5%左右,預計2019年度智能鎖全行業的產銷量約在1500萬套-1700萬套之間,與業內人士所預期的突破2000萬套產銷仍有差距。

  這意味著消費市場開拓不力的情況下,2019年的智能鎖行業中的企業和品牌卻處于高度飽和競爭的臨界點,基本盤已初步形成,各方勢力均已到場,新增入局企業的數量將不會再有激增,只看后期如何加速淘汰洗牌。

  智能鎖可能是迄今為止入局勢力最多的一個風口。從互聯網企業、家電企業、專業鎖具企業到安防企業、智能家居企業、國際品牌全面進場,大家都在賭一件事情:傳統門鎖都將被智能門鎖取代。

  另外,這個賽道的巨額融資主要集中在互聯網品牌企業,比如云丁2018年12月曾宣布獲得6億元D輪融資、優點科技緊接著在2019年1月也宣布獲得了7億元B輪融資等,但自此之后,行業幾乎沒有再發生大額度投融資事件。

  行業投融資環境整體趨冷,但具備實力的智能家居企業和家電巨頭企業都紛紛加碼在智能鎖賽道的布局,新的市場變量不斷增加。

  后來者仍有機會

  關于行業聚合,筆者曾跟多位涉足智能鎖的創始人交流過此話題,大家對此的判斷主要有三種聲音:快速洗牌、差異化出路、曲線獲利。

  不少發展相對快速的互聯網品牌和智能鎖專業制造商,對于行業的快速洗牌持樂觀態度。

  他們認為,經過多年的產品、技術打磨,品牌知名度和服務體系已趨于成熟,實現了從數千元的中高端到千元以下的品質機的產品序列全面覆蓋,性價比越來越高,雜牌貼牌廠商的生存空間將會很快被排擠掉;

  另外,行業內真正具備完善體系能力的企業并不多,這其中包括了研發設計、生產制造、到售后服務體系、參與行業標準制定等等。這部分企業未來將快速跑馬圈地,成為主要的突圍者。

  “智能門鎖行業的進入門檻很低,但想要做成功門檻很高。為什么現在會有幾千家品牌一窩蜂扎進來,是因為一些廠商只要做個品牌,找個工廠貼牌生產就可以銷售了。而國內真正擁有自己的制造基地、有不錯的核心技術研發實力的智能鎖企業超不過20家”,德施曼COO李修平對億歐家居說到。

  他認為,從2000家企業聚焦到行業Top10可能需要3~5年,而云丁科技董事長兼CEO陳彬在一次群訪中有更樂觀的預判:“大概到明年年底,我們判斷市場上能剩幾十家就差不多了。”

  這意味著,他判斷智能鎖行業當前2200多家企業超過98%將會在一兩年里走向消亡。

  差異化出路說也很普遍:對于智能鎖行業來說,所謂頭部效應并不會像此前的互聯網創業浪潮一樣快速形成、快速洗牌整合完畢。

  智能家居公司比如歐瑞博、創米、Wulia、紫光物聯、綠米等也都相繼涉足了智能鎖,且各有發展路徑。

  筆者在陸續拜訪歐瑞博、紫光物聯、創米等企業相關負責人時曾聊到智能鎖的話題,他們普遍給出的判斷是行業近幾年頭部效應還不會很明顯,品牌集中的速度不會有想象中那么快,后來者的入局機會依然很大。

  他們認為,智能鎖想要形成足夠的市場品牌認知,其核心邏輯應該是產品的差異化,但目前各家產品的功能體驗大同小異。

  并且,單做智能門鎖產品的附加值有些單薄,將門鎖、安防系統、地暖、新風、空調、燈光、智能家電等一套智能家居方案整合在一起交付給用戶,或許更有更大的價值,這也是智能家居家電類企業能打出差異化優勢的地方。

  曲線獲利說的觀點,主要來自沒有名氣的小型智能鎖生產制造商。它們具備一定的制造生產能力,雖然論融資和企業的體量都比不上市面上響亮的品牌廠商,但卻是各種招商展會上拋頭露面的常客。

  通過大量擴招經銷代理商,布局更廣泛的二、三、四線城鄉,本著努力跑業務賺錢獲利的思維,能賺一筆是一筆。

  這部分廠商很多決策權都是交給經銷商處理,只給個出廠參考價格,代理經銷商可根據自己地區的實際情況做定價,幾百元出廠價的產品,也可能賣到2000元的水平,當然經銷代理商也自己負責承擔售后等問題。

  至于全國范圍有規劃的擴張布局或成為全國知名品牌之類的事情,并不是他們的理想。

  前不久,筆者通過實際拆解智能門鎖,從產品層面觀察到,鎖芯和鎖體基本無差別,產品更考驗廠商對于產品內外部的設計能力和材質做工、元器件等品質細節的把控能力,行業入局門檻比較低。

  從外觀上和上手體驗上,消費者能直觀感受到產品的做工細節和用心程度。好看、好用、耐用依舊是很簡單也很基本的評判指標,至于隱性的防護性能和安全系數升,是看不見的“內功”,需要企業不斷測試打磨提升。

  安全性是智能門鎖企業的命脈,也是產品大規模應用的前提。一旦出現安全事故處理不當,布局再大也可能滿盤皆輸。

  2019年智能門鎖行業分水嶺正在越發明顯,行業中TOP50的產銷總量大概占到全行業50%以上的市場份額,TOP50的企業數據平均已經接近或超過10000套/月,TOP20企業的產銷量數據平均達20000套/月甚至更高。

  巨大的市場潛力仍然有待挖掘,歐美國國家智能門鎖滲透率為35%,日韓的智能門鎖滲透率更是高達70%以上,我國人口基數巨大,關于智能鎖在國內的滲透率,業內人士普遍認為仍不足10%。

  如今千鎖大戰已經進入了第二競爭階段。資本市場趨冷的情況下,各路智能鎖企業迎來了現實的生存經營能力和服務能力大考。

  行業標準加速洗牌

  除了各路企業市場競爭的層面,政策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市場的洗牌。

  2019年3月,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提出,公安部安全與警用電子產品質量檢測中心聯合多家企業協會起草的《電子防盜鎖》(GA 374-2019)正式發布與實施,被視為是一個重要的節點。

  這被業內普遍認為是目前中國智能鎖行業最權威的行業標準,經常被企業拿來為產品背書。

  2019最新版行業標準中,重新規定了電子防盜鎖的分類、分級與代碼、技術要求、試驗方法、檢驗規則和標志、包裝、運輸和貯存等細則。

  這意味著,一款智能門鎖產品從前期的軟硬件開發設計、到批量的生產制造、良品測試檢驗與產品的流通都有了國家級標準的指導,規避粗制濫造的行業亂像。

  比如新增了對聯網型和單機型智能鎖的分類;數字鑰匙、PIN鑰匙、生物識別鑰匙等識別方式的試錯報警;增加了門鎖的防撬報警、錯誤報警、脅迫報警等標配功能要求;對于產品安全性有了更細致的考量要求。

  曾經用“小黑盒”特斯拉線圈電磁攻擊來打開智能門鎖的現象,在如今的主流智能門鎖產品上基本不會再上演,甚至可以自動觸發報警程序防止不法分子開啟。

  智能門鎖國家級新標準的出臺,給行業規范性帶來了新出路和高水準要求,但是筆者在與各類智能鎖廠家接觸的時候發現,除少數頭部企業外,大多數企業仍是跟風插科打諢,并沒有主動去認真遵循行業標準的踐行。

  上有標準下有對策,這也是造成智能鎖市場亂象依舊嚴重的主要原因之一,更為嚴格的監管體系亟需落地。

  結語

  在智能鎖行業,炒作是普遍現象,各路企業都喜歡爭所謂的“第一”名號,每逢電商購物旺季我們總能看到各種業績戰報鋪天蓋地,沸沸揚揚,比如說“全渠道”或者京東、天貓某細分平臺第一、某價格檔單品銷售額第一、品牌增速第一等等。

  集體“第一”降低了消費者對這個行業的信任度,而企業過度吹捧自己“第一”的價值感和說服力都顯得越來越蒼白。

  千鎖大戰的局面仍在繼續,賽道中的雜草依舊野蠻生長,價格戰、安全戰、品牌戰、標準戰、服務戰喧囂不斷。但什么才是真正的行業第一?那是把產品細節做到極致,服務體系和水平做到最優、原創技術和創新體驗做到行業最領先之后,自然而然得到的結果。

  對于這條賽道來說,真正的游戲從2019年才剛剛開始。

 
 
[ 新聞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新聞資訊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排名推廣 | 廣告服務 | 積分換禮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蜀ICP備16015033號-1
 
吃鸡游戏电脑版